主選單

登入

旅遊風情 : 極圈內的感動--Kiruna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09/2/6 21:30:00 (2353 人讀取)

雖然是在極圈內,但是我們沒有林義傑的體力去長途跋涉,所以我們一家人和台灣來的朋友花了點錢,舒舒服服地讓旅行社安排一切的活動,到瑞典最北端的城鎮Kiruna,騎雪地摩托車、參觀冰旅館 (Ice Hotel),還有最期待的重頭戲—極光



所有行程都有專人安排,算得上是很舒適的四天三夜旅程,雖然騎雪地摩托車是人生絕無僅有的經驗,冰旅館也是瑞典最著名的景點之ㄧ,但是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能與極圈裡的恩賜 — 極光,相提並論的。出發前我們就說,如果大老遠跑一趟,就算只有看到極光,也不會在乎其它時間是否都得待在旅館裡玩大老二。



不幸的是我們開始活動的第一天天氣很糟,雖然不是狂風暴雪,但是天空中厚厚的雲層是絕對看不到極光露臉的,這樣已經去掉二分之ㄧ的機會了。第二天的行程 — 拜訪冰旅館後,天空仍是積了一層厚厚的雲,只有遠方的間隙中透出詭異的藍光,大夥只好消遣自己”把那詭異的藍光當極光好了”。但當一行人回到Kiruna 市中心,用畢晚餐後,天空突然放晴了,極圈裡的氣候果然陰晴不定,大夥決定先視晚間天氣狀況,再決定是否僱計程車到沒有光害的地方等極光。

八點半,我們到櫃檯詢問僱計程車出城的事宜,櫃檯小姐一聽要看極光,劈頭就說:「我不覺得今晚看得到,太溫暖了。」(當時氣溫零下三度)她幫我撥通計程車公司電話後,將話筒交給我。我告訴對方我們的想法後,對方也是同樣的反應:「我不覺得今晚看得到,太溫暖了。」當下心涼了一大截,只好暫時作罷。掛上電話後,旅館櫃檯小姐好心的建議市中心裡的最高峰,白天是滑雪場,應該沒有光害,而且是徒步的範圍內,但缺點是毫無遮蔽。一行人討論後,我們覺得自己應該無法在零下三度的戶外存活兩三小時。於是接受櫃檯小姐的另ㄧ個建議,到市中心的另ㄧ個最高峰-Scandia旅館的頂樓 — 至少可以待在室內。



推著娃娃車中累癱了卻睡不著的女兒,顢頇地走到Scandic飯店後,卻發現電梯受管制上不了高樓,詢問櫃檯小姐後又是一樣的答案:「我不覺得今晚看得到極光,太溫暖了。」是串通好的嗎??怎麼大家都說一模一樣的話!我們的心情跌到谷底,看來這次只能帶著雪地摩托車與冰旅館的記憶回家,極光只能寄望下一次了。不過每個人好像都不想就此死心,既然在市中心裏看不到極光,先到教堂去拍光雕吧!簡介裡說教堂的光雕很美。大夥帶著沉重的心情,拖著顢頇的腳步再度出發,中途筆者還摔個四腳朝天。想不到教堂燈沒開,顯然簡介中的光雕照片是教堂在拍宣傳照時才會開燈的,這次大夥真的死心了,踏著沉重的步伐往旅館走去。

就在進旅館的前一刻,我們注意到遠方天邊有一條帶狀物透著白光,正在猶疑著是雲還是極光時,”她”開始轉綠,然後動了起來,不只變換著形體,還會移動腳步。極光是活的!當下我興奮地叫了出來,嚷著要趕快去拿相機還有腳架拍照,但是每一個人都不想為了拍照而錯過任何一分一秒。果然,沒多久她就從天際邊竄到幾乎正上空,那麼壯麗的景象也就那麼一回,幸好沒有錯過。



人家說極光頂多持續半小時,但是我們當天從十點半開始,一直到凌晨將近一點都可以看到,只是多數時候都僅是一條淺綠色的帶狀物掛在天邊。看到極光後,我一直在想,如果李白當年看過極光,他會創作出什麼樣的詩來??這對我是一個很重要的疑問,因為我辭窮,沒法形容我當時心情的一二,既然李白很可能沒見過極光,他應該是沒有關於極光的詩傳世。(蘇武還比較有可能;知道的人請不吝賜教。)

日本人相信看到極光會幸福一輩子喔!而筆者又窮於形容極光的美讓大家體會,所以有機會大家一定要自己去看一回,原本以為看一次就夠了,現在卻發現看了更想再看。



後記:看到極光的當晚,孩子就感冒了,畢竟處在低溫下這麼久,就算包的衣服再多還是應該會冷。大人為了看極光,不得已晚上九點多還推著女兒在街上走,聽到她的咳嗽聲,就感到濃濃的歉意。金害喔!

(文 by 大頭廖 & 中等美女;圖 by 序華)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