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心情雜記 : 功夫俠女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1/3/23 12:00:00 (1308 人讀取)

我是五年級中段班生,家住高山老林裡,因為地廣人稀,野生動物比人還多,雖然長的還像人,但生性缺乏人類的禮教,相較之下,比較類似動物的野蠻和純真。

當我五,六歲時,一位來過村裡的善心人士,捐了一台黑白電視機給村民。從此以後的每個晚上,村公所前面就像是戲院般擠滿了大大小小,老老少少來看電視的人。 小孩子們蹲前面,中老年人坐在自己搬來的椅子上,年輕的站在椅子上排在最後面,前呼後擁的爭看電視節目。 這電視將人類的文明帶來到這蠻荒之地,讓我的童年增添了一些想像空間。 那時的電視劇《保鏢》是我們的生活重心。濟弱扶貧,行俠仗義的俠女形像在那時已深植我心。


圖片來源取自朱銘的太極系列

二哥好像也是受什麼電視劇感召,結果是,他做了個雙節棍,獨自一人在豬圈裡練習,嚇得豬雞咦咦啊啊的擠躲在角落裡,我深怕那棍子會不小心飛到我頭上,常遠遠的觀看他練習,打從心裡崇拜他,在我眼裡,他已可以和李小龍比武了。

受了《保鏢》和二哥的薰陶,我喜歡的不是布娃娃,而是刀劍,不是跳舞而是功夫。

我們家的小孩不會有一天閒功夫的,假日得跟著父母去田裡幹活,說真的,年紀尚幼的我,能做什麼?偶爾跟著媽媽拔拔草,採採豆苗,要不然就是他們使嘴的對像。爸爸哥哥在山頭,我和媽媽在山腳,一個小使嘴,我就得拿個抓扒什麼的從山底送到山頂去。我天天都等待太陽下山,偏偏下午的太陽好像特別懶惰,不知是捨不得下山,還是和期待早回家的我作對,你越期待它下山,它就是越不願意動。 抗拒不如臣服,與其枯坐在那兒發脾氣,不如找點樂子,想像力是我逃避現時的武器。 我借媽媽的包頭布披綁在肩上,頭戴斗笠,像《雙刀王八妹》般,身後交叉別著兩根木棍,隨手拿個棍棍棒棒對著草木比劃,在樹林裡,追追殺殺,躲躲藏藏,照著我內心裡的劇本自己玩起來。當年如果照著劇本演下去,今天搞不好就是成龍的女性版了。


圖片來源取自朱銘的太極系列

轉到城裡念書後,我的功夫夢離我越來越遠。雖然如此,那俠女個性是已深根蒂固了,動不動就找機會行俠仗義一下。 這才發覺,俠女和太妹雖是兩碼子事,卻是很容易被混為一談的。為了在學校不被記過,能順利畢業,連一些看不下去的事也只得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話又說回來,那濟弱扶貧的種子還是埋在我這野蠻純真的心裡。《野蠻是別人說的,純真是自己說的》

出社會就業時,認識一位港仔。 他的興趣是武術,在學校裡還是國術社社長。他一見我,驚為天人,他說他看人不是看臉蛋的《好家在》,他是看整體身型和個性是不是打拳的料子。那時的我對功夫這回事已如幾輩子前的事般糢糊了。 對打打踢踢的事也興趣缺缺,人在江湖,天天穿著窄裙,高跟鞋,屁股一扭一扭的在職場裡打拼。 他不死心的硬是教我《詠春拳》。 他說女孩子打詠春很美,就衝著這《美》字,我也練會了詠春拳了。 他像耍猴般一遇到熟人就得意的叫我打詠春,深深以我為榮。

來歐洲後,《拳》在我生命中已不留痕跡, 連仗義行俠也和我沾不到邊了。我已被社會磨成仗利行惡,面目可憎的《邪女》, 混混厄厄的過日子。 1997年的一個初春日子到巴黎去。 那次去巴黎的主題是《逛公園》。 在四天中逛遍巴黎的大公園。 背包裡準備小毯子和吃喝,走累了就在繁花錦簇下休息睡覺。有一天的一大早清晨天剛亮,我起床到附近的公園逛,想趁人少時,獨自偷偷來享受這初春的鮮,美。在一大片黃色的,大紅的,粉紅的,白色的老杜鵑花叢間我瞥見有一個美麗的影子在舞動。 一位個子如我一般高,年約四十上下,細瘦,身著黑色中國功夫服的西方女子正在專心熟悉的打著太極拳。我被那一幕怔輒了,是太極拳這麼美,還是因為是那個美麗的身影在美麗的地方和如此美麗的清晨裡打起來才如此震撼? 無論如何,我已在當下下定決心非得學太極拳不可。那動機居然不是為了養身,而是因它陰陽相輔的《美》,希望有一天,我也能以此之姿,現如此之美。


圖片來源

無奈在瑞典要學太極拳不是像練慢跑般的容易,我和鄰居小娜相約在有生之年,到中國拜師學藝,不眠不休的好好學上一個月。 就這樣將這個太極夢從《當下》延到《有生之年》去了。 每到春天杜鵑花開時,這個夢總會隨著花開一次,當花落了,夢也隨春泥化去了。我在門前花園裡拼命的加碼杜鵑花,就連穿著打扮,無懼旁人眼光,活像小說裡的俠女,下意識中或許是個補償作用吧, 似乎好友們都知道我這一年一度的《太極憂鬱症》。

2010年的秋天,這個夢隨著吸引力法則終於來了。 聽說長青會裡有個老師父免費出來教太極拳。 一個星期六中午,我按時來到頭髮灰白的人群中報名。他們說《今天是長青會,不是婦女會,請留下通訊資料,待婦女會有活動時會和妳聯絡》 我央求他們收下我當義工用,我可以幫老人提提包包,擦擦汗,按按摩,清潔場地等等。他們看我一副侠女般抱著破斧沉舟,慷慨就義的決心。 不知是感動,還是可憐, 反正我是被勉強的收下了。

這功夫可不容易,我們不時的向老師父喊《卡》,不只不知尊師重道之禮,還完全忘了老師父是免費來服務的,他老人家修養好,耐心好,我們將老師折磨得汗滴汗淌,他仍是無怨無悔,面帶笑容,或許這種涵養也是太極拳的副作用之一吧。


圖片來源

兩個月下來,我們仍在第一段《手揮琵琶》前繞來繞去,繞不出名堂來。 回來家自己練習,右手才剛舉起來,左手,雙腳卻像被釘十字架般不會動了。 好不容易想起《徹上》,卻又忘了上去以後怎麼辦。

說來說去都是我的錯,這是internet時代,我又是最年輕的,還是義工,早該準備DVD片給大家的。 太極拳種類何其多,偏偏這楊氏108氏這種打法還真的找不到。故事終結永遠是喜劇嘛,最後我當然找到了,大家高高興興的一人一片dvd回家下工夫,每星期六可以互相比劃教量一下。

沒有dvd還好,有了dvd後,我的生活完全變了,一大早起床練,晚上也練。 練得全身上下酸痛。 小母狗哀怨的看著瘋狂的我,在我面前尿尿抗議,我才想起忘了去遛狗。對嬌夫更是視若無睹,晚上夢的都是術語《雙刀十字手》《蛇身吐信》等。

這功夫確實了得,看似隨便揮揮比比,但馬步26分鐘蹲下來,包你香汗淋漓,兩腿練得像豬腿般的粗,壯得可以夾死人,還得專心打,否責馬上打錯走調。它像是一種動態的打坐。打完後睡覺,不只一覺到天亮,睡得又香又甜,像睡飽醒來的嬰兒般,還滿足的微笑著,不知滿足什麼,也不知為何會笑,這還得問問嬰兒才知, 就是覺得舒暢喜悅無比。

目的得逞後,我原行必露,又現出糊糊塗塗的本性了,每當老伯伯氣喘噓噓的拿著我忘記拿上來的外套,老媽媽一拐一拐的拿著我遺漏的茶杯上來時,這才起他們怎變成我的的義工了。


圖片來源

現在的我呢,勤練功夫,等待著春天杜鵑花開時,將當年巴黎的那一幕,上演到自家的門前。或許你會瞥見我那美麗的拳姿哦。

文 by 小綠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