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北歐面貌 :  天下雜誌 「小黑貂變身大老虎 諾基亞,不朽的企業神話」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1/5/6 0:00:00 (1621 人讀取)

在古芬蘭文中,諾基亞原指棲息在諾基亞河畔的小型黑貂。小黑貂如今化身行動通訊的大老虎,愈來愈國際化,芬蘭味道也愈來愈淡。儘管受益於全球化,芬蘭人不免焦慮,諾基亞會不會總有一天要外移他國?下一個諾基亞又在哪裡?

諾基亞的生命史,也是芬蘭國家競爭力變遷的縮影。



據芬蘭科學院紐約辦公室主任、《諾基亞革命》作者史坦巴克(D. Steinbock)研究,諾基亞發展歷程的三大策略轉折點,和芬蘭經濟從生產要素導向,演變為投資導向,最後進步到創新導向,若合符節。

「在每個發展階段,諾基亞都是芬蘭重要的開創者與先發者,永遠勇於冒險,不當追隨者,」史坦巴克觀察。

諾基亞之於芬蘭,還不僅只是第一大繳稅戶而已。

鑽研行動科技的史坦巴克回顧歷史,芬蘭獨立後爆發內戰(一九一八年),領導右派白軍和親蘇紅軍對抗的,正是諾基亞前任董事會成員曼尼海默。當時諾基亞總裁佛吉赫姆,也披上戰袍,成為公司所在地的白軍將領。

有很長一段時間,諾基亞在國際上的知名度和影響力,遠遠超過它的國家,更是芬蘭經濟振衰起蔽的最大功臣。



富可敵國 營收比總預算多

芬蘭勞工經濟研究所所長基恩德(J. Kiander)歸納,芬蘭競爭力能超越工業強國,大部份要歸功於諾基亞在九○年代的高速成長。諾基亞一家公司,產值就佔芬蘭四%的GDP,和四分之一出口值。芬蘭年經濟成長率三.五%,其中的一%是由諾基亞創造。

說諾基亞富可敵國一點也不為過。去年總營收四一一億歐元,比芬蘭政府一年總預算還多。芬蘭引以為傲的研發投資,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經費,是來自諾基亞的貢獻。

諾基亞的成功,帶動芬蘭數百家新科技公司成立,總共為芬蘭開創了四萬多個工作機會。至今,諾基亞全球六萬八千名員工中,芬蘭籍員工仍佔了一半。

芬蘭不能沒有諾基亞,相對的,諾基亞也不能缺少芬蘭。芬蘭國家政策獨厚資訊通訊產業,傾產官學三方,全力建立壓倒性競爭優勢,諾基亞從中壯大實力。如果不是在芬蘭,諾基亞也不可能成為全球最大的手機製造商。

芬蘭人是出了名的寡言。美國語言學者曾開玩笑說,芬蘭語是全世界最好學的語言,「因為根本不必開口。」二次大戰期間,德國劇作家布萊希特曾暫居芬蘭,他生動觀察到:「芬蘭人通行兩種語言,卻選擇保持沉默。」

Linux程式發明人托瓦茲就深切體會,芬蘭人不喜歡面對面溝通,於是熱烈擁抱手機這種發明。諾基亞轉向手機生意,沉默的芬蘭人功不可沒。

台大國際企業系教授湯明哲曾經研究,諾基亞的組織很像爵士樂團,非常有彈性和流動性,這也是諾基亞的芬蘭基因。將諾基亞帶向頂峰的前任執行長歐里拉就剖析,諾基亞能夠成功,在於它「沒有階級、非常扁平」的芬蘭性。



諾基亞的環保DNA

芬蘭人酷愛自然的天性,也反映在諾基亞的生態足跡。

在國際環保組織眼中,諾基亞一直是綠色企業的典範。

在諾基亞工作二十五年、負責環保事務的副總裁索米能(K. Sorminen)表示,諾基亞的使命之一,是成為環境議題的領導企業,芬蘭工程師在發想新產品時,都不會忘記他們的綠色初衷。
諾基亞每年要舉辦國際環保論壇,辦公室的能源消耗量每年也要減少六%,「芬蘭人的環保意識已經嵌入諾基亞的DNA,」索米能說。

全球化消弭了國家的疆界,企業的國籍也愈來愈難定義。諾基亞到底還算不算原汁原味的芬蘭公司?

從股權結構來看,諾基亞是「美國人的」;從決策管理而言,諾基亞又是不折不扣的芬蘭公司,直到四年前,諾基亞資深管理階層才第一次有非芬蘭籍進入。

四十九歲的諾基亞企業溝通副總裁蘇米寧(A. Suominen)強調,沒有了芬蘭特質,諾基亞就不是諾基亞。 在自我介紹時,蘇米寧指著自己的名片,帶著優雅自信的笑容說,在芬蘭文中,她的姓氏就是「芬蘭」。

芬蘭的血統,強化了諾基亞硬科技中的軟性氣質;諾基亞的存在,推升了芬蘭意識的認同。就像是活水中的活魚,彼此互相幫襯。

諾基亞手機擺在會議桌上,線上防毒軟體公司F-Secure創辦人席拉斯瑪(R. Siilasmaa)正在等待諾基亞執行長康培凱(Olli-Pekka Kallasvuo)的電話。 從小喜歡電腦、十九年前創業的席拉斯瑪從沒想過,有一天他會變成諾基亞的供應伙伴。他認為,諾基亞對他們這些後生晚輩的最大啟示,是證明芬蘭企業也可以是世界領導者。

「以前芬蘭的大企業只能做橡膠靴和衛生紙,現在我們可以做全球最主流產品的第一大品牌,」席拉斯瑪親身體會,受到諾基亞鼓舞,芬蘭這十幾年創業風氣日益旺盛,創業者也比過去有自信。

在古芬蘭文中,諾基亞原指棲息在諾基亞河畔的小型黑貂。小黑貂如今化身行動通訊的大老虎,愈來愈國際化,芬蘭味道也愈來愈淡。

儘管受益於全球化,芬蘭人不免焦慮,諾基亞會不會總有一天要外移他國?下一個諾基亞又在哪裡?

作者:蕭富元  
文章來源: 天下雜誌385期 2007/11

圖片來源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