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北歐面貌 : 【為什麼我們不學不納?】破解北歐福利國家 - 並非社會主義神話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1/5/17 0:00:00 (5388 人讀取)

北歐福利國家:不一樣的社會主義

談論到自由市場經濟時,北歐的福利國家總會成為引人注目的“反例”,它們被冠上社會主義的頭銜,以迎合大政府能帶來幸福的調調。實際上恰恰相反,北歐國家不僅是私有經濟占絕對多數,而且它們的經濟自由度在西方世界名列前茅。北歐國家猶如英國的工黨轉型體現的那樣,已遠非所謂從搖籃到墳墓的國有化國家……。



北歐國家富裕,並不是因為社會主義

瑞典公民科爾森在考察了瑞典經濟史之後,寫道:“瑞典由於采取自由市場政策,成功避免戰爭,加上人民的智慧,於1870年至1950年間成為了世界上人均收入增長最快的國家,也成為了發達國家的一員。”

北歐國家何以人均收入增長最快

由於二戰的中立政策,瑞典並沒有遭受空襲及入侵。這保全了瑞典的工業。這個因素,加上采取自由市場為導向的經濟製度,使瑞典從歐洲重建中獲取厚利:商品及自然資源大量出口到歐洲,支撐著瑞典經濟長達二十年的爆炸式增長。卡爾森指出,這段時期“瑞典依然屬於世界上最自由的經濟體之一,政府開支占GDP的比例亦低於美國。”

爆炸式經濟增長之後,瑞典政府於50至70年代開始建設巨型的福利國家製度。政府開支占GDP的比例飆升至超過50%。在到了70年代中期,邊際稅率竟達到令人難以置信的102%,也就是說你收入每增加1元,就要多交1.02元的稅。?



一本童話書引熱議,執政的社民黨下台

著名童話作家,《長襪子皮皮》的作者阿斯特麗德•林格倫就是其中一名負稅者。1976年,她寫了一篇諷刺小品,發表在瑞典其中一份最大的報紙。這個故事講述了一個住在虛構王國門尼斯馬尼拉的叫做潘帕裏潑撒的兒童文學作家。潘帕裏潑撒琢磨著,為什麼他賺得越多,錢反而剩得越少。為什麼像他這樣只是寫一些受兒童歡迎的書籍,就要被政府在經濟上予以製裁。

林格倫的故事在瑞典激起了一場關於稅收的熱烈討論,執政的瑞典社會民主黨,44年來首次在大選中失利。

北歐私有經濟比例高達90%,公有製是個神話

正如英國撒切爾、美國裏根的改革一樣,瑞典的社民黨也可以反思國有化。到了九十年代中後期,瑞典加大改革措施,取消補貼、價格控製,關停並轉一批國企,個人所得稅邊際稅率和企業稅都降了大半。社會主義是指社會建立在生產資料的公有製之上。一個國家私有化程度越低,就說明其“社會主義”純度越高。可是如今,北歐卻是完全以私人經濟為基礎的社會。以瑞典為例,90%以上的生產資料歸私人所有,比英國、法國、意大利都高。國家只握有5%的工業企業,而商業之85 % , 銀行業之91%,製造業之94 %都歸私人所有。私營企業雇用的勞動力占84%。

北歐經濟自由度名列前茅,比德法還自由

哈耶克說:“如果政府願意幫助經濟複蘇,對於政府來說正確的進行方式是,不要去回歸他們過去舊的習慣——揮霍預算,而應該廢棄那些貿易壁壘和阻礙資本自由流動的條款……那些甚至在復甦開始之初的現在正起到阻礙作用的因素。”



北歐國家名列最自由化的10或20個經濟體

大眾所認為的北歐國家在經濟自由方面接近於社會主義,而其他西方發達國家(特別是美國)則奉行自由市場,這種認知是完全錯誤的。事實是:北歐國家盡管提供大量的福利保障,它們依然是世界上“最自由化”的10個或20個經濟體之一。美國傳統基金會發布了年度經濟自由度數據,它由多個指標組成,包括稅收、通脹、政府規模、工作自由、貿易自由,等等,瑞典等北歐國家的指數都有提高。瑞典本世紀以來自由度持續上升。經濟自由度指數顯示,瑞典、丹麥、芬蘭這些北歐國家的經濟自由度比大部分歐洲國家都要高,其中包括德國、奧地利、法國、比利時、西班牙、葡萄牙和希臘。

稅收高,但政府透明度高效率也高

其他國家雖然在稅率和政府開支方面要比北歐國家要低,可是政府運作低效,管制較多,法律制度亦不夠透明,這抵消了低稅率所帶來的積極影響。北歐國家比如瑞典,卻是當今自由經濟社會制度多項首創和領導者,比如電子政府,比如專門的檢察官制度;瑞典還是世界上第一個執行政務公開的國家,瑞典公民都有權查閱任何一個政府部門的文件(涉及國家安全的除外)。財產申報與公開制度也是瑞典的首創,任何公民可以針對具體的官員收入去稅務署查詢。盡管社民黨長期執政,但其他在野黨壓力之大不輸於英美。他們對官員的調查,即使沒有證據,只要存在可疑就可以調查。這些首創,現在都是建立自由的根基之上,消減了腐敗對市場經濟的外部成本。



勞工法很嚴格,但官僚機構規制極少

而根據世界銀行的營商環境排名,即便是在嚴格的勞工法律拉低了投資吸引力的情況下,北歐國家的指數仍然能夠位居前列。這個指數是根據企業在各國開辦及經營的過程中所遭受的官僚機構規制的多少來進行排名。也就是說,北歐的官僚機構對市場的干預,尤其是行政手段的插手,遠遠比其他國家要少。當然,北歐國家的自由度絕不僅僅體現在指數上,它們的的確確比大多數國家自由,“自由市場是勞動力的最佳配置者,為社會和勞工帶來最佳結果”,這就是他們生活水平高的原因。這就是為什麼北歐的福利國家“行得通”:因為其他經濟體更加糟糕,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營商環境的自由超過了勞工成本,資本獲得自由,勞工獲得高福利。

政府擴張會帶來幸福——這是對北歐的誤讀

圖洛克指出:“很多政府的轉移支付不是從富人轉移給窮人,而是從政治上組織不力的人那裏轉移到政治上組織得好的人那裏。”這是發展經濟學上一個著名的“定律”。
  
政府專心做福利,市場交給企業

北歐國家雖然存在著非常多的羅斯巴德稱之為二元幹預的政府對市場的幹預,如高稅率,但幸運的是,這些國家的三元幹預,如市場管製,如政府經營企業,或者企業官辦,如地方保護、產業投資偏向,卻相對較少。(二元幹預指的是政府調整市場主體與政府之間的關係,三元幹預指的是政府調整市場主體之間的關係)。這使北歐國家的營商環境能與其他國家相競爭,人民的生活也能維持高水準。認為其他西方國家采取的市場政策了比北歐更為自由化,這純粹是不幸的誤讀。這種誤讀迎合了某類人的想法,他們認為政府的擴張會為所有人帶來歡樂和幸福,而事實卻恰恰相反。



政府、社會和市場平衡,北歐持續發展

北歐國家總體上正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逐步擴展經濟自由,瑞典的經濟在70年代步履蹣跚,主要的原因正是日益增加的社會主義政策,使經濟發展趨於停滯,落後於世界各國。歐洲其他國家也從戰爭中恢複,經濟上逐步趕上了受臃腫福利製度拖累的瑞典。

為了拯救國家的經濟,瑞典政府於80-90年代實施了大規模的改革及自由化措施,減少稅收及福利開支,廢除行政壟斷,減少管製,采取浮動彙率,公共服務亦允許私營企業參與其中。

當然,瑞典也存在大私有企業的相對壟斷,但是因為沒有政府官僚利益插手其間,那些自由組成的社會多元力量,對這些大企業形成強大製約,似乎形成了一種現象,私有的企業為了換取與社會各團體的和平,寧願多繳稅支持高福利,來換取營商的自由環境和私有財產權的安全。這是種妥協,而不是脅迫。

文章來源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