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旅遊風情 : 春的文化巡禮 ─ North Uppland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1/6/30 0:00:00 (1838 人讀取)

2008年,我離開台灣,隻身前來歐洲求學。多虧了科技,身處地球的它端,和台灣的家人以及朋友依然保持聯繫,並且隨時可以更新台灣發生的新聞。然而這種思鄉情卻的心理效應,偶爾也遮蔽了接收當地資訊的能力。留學它鄉,對我而言可貴的是認識這塊土地、文化、及獲得透過和當地人的交流所激盪出的感想。

這次導覽首先從 Uppsala 出發,前往 Gamla Uppsala,之後到達 Österbybruk 參觀煉鋼廠、古琴製作,最後於 Erik Sahlström Institute 結束此次行程。



我們於 Gamla Uppsala 停留短暫,沒有機會參觀當地的博物館;不過有短暫關於此地的介紹,在 Stockholm 開始發展之前,Uppsala 其時是當時段點的政治商業中心。也因此歷代軍皇都葬於此地,一直到現在,加冕也在 Uppsala 的大教堂舉行。



參觀了 Gamla Uppsala 之後,我們來到 Österbybruk。這個地區之所以發達,除了當地的林木資源被用於造船;另外一個原因在於其蘊藏的鐵礦。在15世紀時,Österbybruk 還是屬於 Vasa 家族,一直到了17世紀,來自比利時的移民 Louis De Geer 買下了這區所有工廠。在他的經營之下,此區成為當時瑞典第二大的鋼鐵產業區。


用於造船的樹

比利時的繁華和其瓦隆區 (Wallon) 的礦業有關,也因為當地礦業的盛行,造就當時繁華的工商活動。

在瑞典發現 Österbybruk 豐富的礦產卻想要開發時,卻發現不知道如何開始練鐵的技術,而引入大量瓦隆區的居民前來此地發展。也因此在瑞典的一鄅不時可以發現融入的比利時文化 (像是典型比利時建築的山牆,或是借自法文的生活用語)。甚至一直到1930年代,在 Österbybruk 還是保存著只使用 Wallonian 溝通的比利時後裔。



另外有趣的一點,該地的鎮徽是兩個小圓圈,站看之下像極了Chanel的商標。



房屋的正面不只標上了完成年代,有趣的是,也多有兩個圓圓的Österbybruk 鎮徽圖樣。



煉鐵需要足夠的能量帶動機器運作,水力是傳統及便捷的能量來源。沿著地勢升高,它處亦有類似的人工湖以力於煉鐵運行。


完成的鐵條標上製造地,又見到當地的鎮徽。


Dannemora 礦石開採區



亭子頂端的標誌,選擇以雄性的記號做為此區的象徵,此記號亦可見於其他建物上。

結束了煉鐵之旅,我們來到導覽員 Esbjörn Hogmark 先生的家以及他的工作室。Hogmark 不只清楚煉鋼的流程,同時也是一位很優秀的古琴工匠兼演奏家。



古琴製作的過程十分繁複,從處理木材到完成一把成品總共需要20年的時間。其中大部分的時間花在風乾木材的程序。若是不包括木材的處理,一年內古琴的產量大約4-5把,且全程需要手工細心雕磨。



我們於 Hogmark 家小歇片刻,一邊享受咖啡,餅乾,並聽他述說與台灣的邂逅,欣賞古琴演奏之後,我們即前往 Erik Sahlström Institute 參觀。



Erik Sahlström,一位有名的古琴家 (1912-1986),此學院保留了他當時的工作室並,以其名命名,是目前瑞典唯一教授古琴製作課程的學校,同時也是一所綜合民族舞蹈、歌曲、音樂的文化學院。

古琴,乍看之下像小提琴,主要也由四條弦構成,用弓拉奏。但是細看,在主弦之間又多了其它細的共鳴弦。這種構造,讓古琴拉奏出來的聲音更為渾厚,且具有回音的效果,讓琴聲更圓潤悅耳。



原始的古琴其音孔大致上為圓形,後可見心形,近代的古琴的琴孔趨近於小提琴的f造型。若是有機會觀賞樂團演奏,一些融合現代及民族音樂的演奏家會用小提琴代替古琴;其律動類似愛爾蘭的傳統音樂,讓身體不自覺得隨音樂搖擺。

藉由此次活動,我不只度過了一個美好的周末,重要的是在藉由當地人的介紹以及 ViTaiwan 細心安排的活動,讓我覺得我真的活在瑞典。我樂於見到在北方的小鎮,有那群濟力於傳承本土文化的樂活人,亦意外的發現1700公里之外的瓦隆文化也融入瑞典的一部分。

我覺得,無論生活如何忙碌,不妨趁假日參觀一下博物館,或是跟著大家一起參與類似此次難得的文化導覽。在心情沉澱下的同時聆聽、觀察一下周遭,每個城市都是一本有趣的百科全書。


圖/文 by 洪烈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