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心情雜記 : 旅居瑞典五十年感想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1/12/23 12:00:00 (5007 人讀取)

前言

光陰似箭,一轉眼在瑞典已旅居了五十年。瑞典社會,在這半個世紀起了很大的變化,而六十年代,正是瑞典由傳統社會進入現代社會的過渡時期。所以,筆者把當時的一些回憶寫下,和各位朋友分享。

社會

六十年代初,瑞典社會穩定,經濟繁榮,幾乎沒有人失業,犯罪率非常低,生活程度總是列在世界前三位。其中最大的原因是瑞典沒有受到兩次世界大戰的破壞,還有他本身的政治體系健全,半資本主義和半社會主義的經濟制度,教育制度健全和擁有豐富的自然資源。當時的社會福利雖然不如現在健全,但因為找工作容易,購買力強,所以一般人對當時的生活還相當滿意,而對前途也充滿信心。



政治系統

瑞典整體,一直是憲法君主制的王國,國王祇是象徵,實際上一切大事都決定於國會。話雖如此,但當時的國王古斯塔夫 (Gustaf) 六世(現任國王的祖父)以他個人的才能、威信和在歐洲所有君主國家中的最高輩份,對當時的瑞典社會還是有一定的影響力。

古斯塔夫六世能說六國語言,也是一位職業考古學家;年輕時(1926年)曾經為了發表瑞典考古學家在周口店發現「北京猿人」的事蹟到過中國,也見到清朝末代皇帝溥儀。六十年代的國會有上議院和下議院,直到七十年代初才改為現在的一院制,國會裡有五個黨派,最大的是社會民主黨、下面是農民黨 (現在的中央黨)、右黨(現在的溫和黨) 、自由黨和共產黨(現在的左黨)。當時的社會非常穩定單純,加上瑞典一直採取中立國路線,不加入北大西洋公約和華沙公約,國會所討論的都是社會與人民的福利問題。

社會民主黨執政了四十多年後,在1976年下臺。



經濟

六十年代的瑞典經濟穩定,因為政府吸取了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的精華。首先,一切重要的企業如中央銀行、郵局、鐵路、國防、教育、醫療、煙酒,這些和國民生活穩定息息相關的企業都屬于無利潤的國營企業。但如國人自己發明的工業產品,如電信、發電輸電、滾珠軸承、扳手、造紙等所成立的大公司,都屬於民營公司。除此以外瑞典(特別是南方)還有許多中小級的製造企業,這些大中小企業,對國民經濟成長具有很大的刺激性。加上當時沒有僱主稅(arbetsgivaravgift),而購物稅(Moms)也很低;辭退員工也不像現在過程這麼複雜,所以找工作要比現在容易的多。這樣的好景,一直維持到七十年代,工人開始罷工,要求增加工資,國家也開始徵收僱主稅和提高購物稅,導致瑞典產品價格在國際市場大大升高,而迫使瑞典克朗貶值,造成經濟不穩定的開始。



家庭

三、四十年代的傳統社會家庭,每家有七、八個甚至十個孩子。六十年代的瑞典家庭,平均也有三個孩子。那時主婦們多在家裡帶孩子,或開始做半天工作;離婚率非常底,家庭也穩定,這也是社會穩定的一個因子。當時產婦可享一年的休假和津貼;十六歲以下的孩童也都可以拿到津貼;甚至許多移民到美國的瑞典人都回到瑞典來生孩子,六十年代初還有許多三代同堂的家庭。



語言

這五十年來,瑞典語言也起了很大的變化。在語法上,很多當時被認為是錯的說法,現在也多「合法」了。有些難懂的方言,現在也逐漸消失了。在六十年代,瑞典語是唯一的官方語言,而現在除了瑞典語外,芬蘭語、吉普賽語、瑞典北部的芬蘭方言、猶太語和瑞典原住民的拉粕(薩米語)都是瑞典的官方語言。瑞典語接受外來語的詞彙也越來越多,很多在六十年代聽不到的字,現在已是年輕人的口頭語了。

到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前,德文一直是瑞典的第一外語,博士論文多數是用德文或拉丁文寫的。德文所以成為瑞典的第一外語,是因為瑞典和德國在歷史,文化及王室的關連,超過瑞典和北歐國家外任何一個國家的關係。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英文才被選為第一外語。當時小學五年級開始學英語,初一開始學德語,初三開始學法語。



瑞典克朗

在二十世紀初,瑞典、丹麥和挪威試創共同經濟區。三國開始用克朗為共同貨幣,但過了幾年後,瑞典經濟發展較快,使得丹麥和挪威克朗對瑞典克朗貶值。在六十年代,瑞典克朗一直被視為和美金一樣穩定的貨幣。以下是瑞典克朗和其他當時西方國家貨幣的兌換率:

1 美金 (5.15 瑞典克朗);
1 英鎊 (15瑞典克朗);
1 德國馬克 (1.35瑞典克朗);
1瑞士法郎 (1.25瑞典克朗);
1法國 法郎 (0.9瑞典克郎);
1丹麥克郎 (0.75瑞典克朗);
1挪威克郎 (0.75瑞典克朗);
1港幣 (0.5瑞典克朗)。



交通

六十年代初,瑞典是歐陸唯一靠左開的國家,也是歐洲除了英國外唯一這麼做的國家,這也說明了瑞典在工業上深受英國的影響。隨着和歐洲大陸交通增加,再加上瑞典汽車的方向盤原來就在左邊,使得靠左駕駛時超車危險。瑞典政府在一九五八年做了民意測驗,結果大多數人反對改靠右行車。但在六十年代初瑞典國會以多數票通過在一九六七年九月三日改為靠右行車。

那天是個令人難忘的日子,九月二號下午五時一般車子就被禁止駕駛,只有警察車、救護車和救火車可以在當天晚上十點前駕駛。高速公路(當時只有兩條很短的高速公路)晚上十點前就關閉。九月三日下午大家都出來嘗試靠右開車的感覺,城市裡行車時速30公里,郊外70公里,過了三個月後道路才改回原來的行車時速。但是,火車一直到現在還是靠左開,不信的話大家可以觀察一下!



教育制度

六十年代初瑞典的教育,完全是傳統制度。小學(Folkskolan)八年;上完六年級或七年級後可申請讀中學(Realskolan)不需考試,只要成績夠就可以入學;中學分有三年或四年制,中學畢業後可憑成績單申請入高中(Gymnasiet);高中分有普通高中、商業高中、拉丁(語言)高中和技術高中。除此之外,還有女子五年制中學(初中和高中聯在一起)、大學學士班三年、碩士班兩年、博士班四年。

當時學校規矩非常嚴格,無故缺課會被記過,老師可以打學生(直到七十年代瑞典才立法禁止體罰),上課時如校長走進教室,學生都要站起來。瑞典一直是施行免費義務教育,中小學書本,筆記本和文具都由學校提供,午餐也不要錢。當時的教育目的是針對社會需要培養人才,高中學的課程都和以後的工作就業有關。譬如學商的學生除了要學會計、稅務外還要學英語、德語、法語和西班牙語。上拉丁高中的學生一般都想當牧師,當時基督教對學校的影響很大,學生每天早上在上課前都要參加學校的聖經課(約15分鐘);當時瑞典造船業世界第一,電器、機械和製造業在世界上都是領先,所需要的人力也多。因此,在上高三時就有公司到學校來招聘人才了。



兵役

當時瑞典法律規定,凡滿十八歲而沒有健康障礙和宗教信仰阻礙的男子,都有義務服兵役,小兵七個月,軍官十五個月。瑞典因為沒有參加北大西洋公約和華沙公約,所以須要一個強大的國防,那時的國防預算,佔全民經濟總產量的6%。筆者那時被派到林雪平 (Linköping) 的砲兵營 (Kungliga Svea Artilleriregemente) 服九個月的兵役。一開始是操練、跑步、射擊和軍事課程。當時瑞典的M45型號能裝36發9mm子彈的輕機關槍非常實用,在越戰時美軍曾買了專利製造此槍。在軍事課上,我們學到了瑞典國防的目的是為了阻止北大西洋公約和華沙公約的任何一國經過瑞典去侵略對方。在演習時,我們往往要在演習地露營一兩星期,冬天零下25度也要睡在帳篷裡。

到過王宮的朋友,有沒有想過這些站崗的士兵是那裡去的?原來他們都是每個軍營派去的,我們砲兵營也被派去站崗,一共三天。因為每兩小時就要換班,所以這三天都沒法睡覺。這裡還有一段笑話,和各位朋友分享。我的崗位是在王宮北門的獅子崗 (Leijonbacken),有天晚上,一位酒鬼經過我的崗位,看到我大吃一驚,一邊跑一邊叫「越共佔領了我們的王宮!」這段笑話,在我們軍營流傳了好幾年。



物價

六十年代初,瑞典就業率達到98%。工人佔大多數,其次是商人,公務員。農民只佔4% (現在是2%),這顯示出瑞典很早就是工業發達的國家。六十年代一般人每月的工資大約400 - 800 克郎,最低工資300 克郎;付稅比例和年薪有關,每年收入一千克郎以下不須繳稅;年薪兩千要繳稅10% ,年薪四千大約15%,年薪一萬交稅20%,讀者朋友們一定會想到當時物價一定也很低。沒錯!現在筆者舉幾個物價例子給大家參考:

一公斤桔子 (0.5 克郎);一公斤牛肉 (1.5克郎);一公斤意大利產的米 (1.5 克郎);一件襯衫 (2克郎);一千瓦電 (0.01克郎);一分鐘長途電話 (0.01克郎);一架電視機 (100克郎);一台吸塵器 (50克郎);一小時的火車程 (0.5克郎); 一輛 VW1200 新汽車 (8000克郎);一輛新腳踏車 (100克郎);一公升汽油 (0.9克郎); 一頓午餐 (1克郎);50平方公尺屋的月租 (80克郎);一場電影 (1克郎)

瑞典當時是全世界電話密度最高的國家,幾乎每家都有電話,同時瑞典水力發電發展的早,所以電費也是世界最低的。



移民

瑞典在歷史上就是一個移民國家,早在十三世紀,就有漢薩聯盟 (Hansa) 的德國商人居住在斯德哥爾摩。在十七世紀也有許多荷蘭人,英國人和蘇格蘭人移民到西海岸。到過哥德堡的朋友一定注意到那裡的運河和橋樑,那都是荷蘭人設計的,當時哥德堡市議會的荷蘭議員人數還超過瑞典議員人數。

六十年代初,瑞典的移民大多數來自波羅的海對岸的芬蘭、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南邊的丹麥和德國及西面的挪威。這些移民的背景也大不相同,從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來的移民,他們的祖先很多是瑞典人在十三世紀移民到波羅的海對岸的,有些人仍會說瑞典話。其他北歐國家的移民,有些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移民到瑞典的。北歐五國在五十年代建立共同經濟區,取消護照檢驗,公民可自由在任何北歐一國居住,這樣吸引來其他北歐人到瑞典居住。德國移民,一部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移民到瑞典的,也有一些年輕人因為反對服兵役(Bundeswehr)而到瑞典躲避。五十年代,瑞典工廠因須要人工曾到意大利聘請工人,這些人大部份都住在Västerås。

1963年,有大批的南斯拉夫人、希臘人和土耳其人移民到瑞典。1965年第一批美國士兵因為不願意到越南去打戰而來到瑞典。瑞典政府為了安排這些新移民,在大城市造了許多公寓,開始設立瑞典語課程,這是瑞典接受大批勞工移民的開始。



華人

六十年代初,在瑞典的華人家庭大約不超過十五家。他們大多數從商 (賣中國手工藝品) ,開飯館(全國共五家)。還有兩位從事對瑞典社會介紹中國文化的工作,筆者現在將幾位認識最久的僑社前輩,介紹給各位朋友:

田龍,湖南人,1936年到法國留學,五十年代和瑞典著名演員結婚而來瑞典定居。黃祖瑜,河南開封人,數學家,三十年代到英國留學1939年來瑞典做暑期工作,因第二次世界大戰關係沒回英國即留居在瑞典,黃先生常在瑞典學校演講,宣揚中華文化。陳公碩,上海人,二次大戰時曾服役空軍,被送到美國受訓,五十年代初來瑞典經商,即陳氏醬油的創始人。陳元,廣西人,四十年代去奧地利學醫,五十年代來瑞典行醫,直到退休。劉萬春,天津人,水手,三十年代僑居印度加爾各答,五十年代定居瑞典。另有一直從事餐館事業的郝志翔,江蘇淮陰人,二次大戰後代表中華民國新聞處駐莫斯科總編,1949年來瑞典定居。



結尾

筆者用四千兩百個多字,簡單地描寫了六十年代初的瑞典,由於筆者程度淺,寫的不正確的地方還要請各位朋友指教!


文by金沙人;圖by金沙人/編輯部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