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生活花絮 : 穿越生命的十一月 聽文芬講詩人 托馬斯 特朗斯特羅默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2/4/9 17:00:00 (1446 人讀取)

你知道瑞典的十一月長什麼樣子嗎?那是層層未曾見開陰鬱的天,那是漫漫隨地球傾軸席捲來的暗日,沒有雪映照街燈與明月,就這樣世界沉進了深不見底的濃濃的昏灰之中。一般在十一月裡,人是要失去言語的能力與興趣的..... 那麼一整片生命的十一月,又應該是什麼樣的風景呢?

所幸,聽著詩人穿越生命十一月的故事時,我們正坐在早春初生暖日的下午,幸好是文芬慧黠又幽默的言語,所以坐聽著詩人巨大的謎語,竟有坐擁春天暖意的感覺。



托馬斯 特朗斯特羅默是拿下2011年諾貝爾文學獎桂冠的瑞典詩人,也讓瑞典在暌違了37年之後,再把諾貝爾文學獎抱回自己的故鄉。詩人在1996年出版的詩作,「悲傷的鳳尾船」及「巨大的謎語」已由瑞典知名的漢語學家馬悅然院士,翻譯成中文介紹給台灣的讀者。在這次的演講當中,文芬為我們講的,就是集結在中文譯名為「巨大的謎語」詩集中的詩,還有詩人托馬斯的故事。



詩人托馬斯和馬院士與文芬夫婦倆,不僅是譯者與詩人,文學上共同工作的伙伴,也是有私交的朋友,透過文芬的描述,我們不僅聽到了托馬斯寫了什麼樣的詩,更聽到了托馬斯是什麼樣的一個詩人。



托馬斯是一位優秀的鋼琴家,他的詩具有豐富的音樂性,文字凝鍊而充滿了耐人尋味的隱喻。托馬斯並不特別把自己定位為詩人,他的創作在於詩藝術本身的追尋與呈現。他說過寫詩的時候,他就像是一件幸運或受難的樂器,是詩找上了他,逼迫著他把內在的那首詩展示出來。或許對托馬斯而言,詩本身的完整性與獨立性勝於一切,詩不為宣揚特定思想,不為政治的傳聲工具,詩就是詩。因此,在他的詩裡,我們或許不能窺見他的政治傾向、他的職業背景。卻可以看見詩人對時間的思索、對經驗的體會和對生命的觀察,將詩人對於生命、世界與人文的關心,以他特有的隱喻與文字表現出來。



1990年,托馬斯因中風而喪失了生活中許多原有最基本的能力,包括:說話的能力。這樣重大的失落對詩人來說,或許如同航進了人生的冰河一般,昏黑虛無的十一月籠罩了生命,讓詩人也在他的詩裡發出了對命運的喟嘆。但是,濃厚陰鬱沈重的十一月,並沒有癱瘓了一位詩人。中風後,托馬斯用左手寫詩、彈琴,更用全部的靈魂繼續生命與創作。寫了許多的俳句,並繼續發表了兩本詩集:「悲傷的鳳尾船」和「巨大的謎語」。

俳句 — 一種日本非常普及平民化的詩歌形式,帶著五、七、五音節的韻律,充滿幽默、諷刺的簡明的詩歌表現形式。聽了文芬的說明,終於稍微瞭解「櫻桃小丸子」中的爺爺,搖頭晃腦的俳句創造中,詼諧逗趣的氣氛。在托馬斯中風後,俳句是他非常重要的創作形式,而這種音韻簡單、平易又帶著幽默詼諧的詩歌形式,或許也鼓舞、引領托馬斯在人生的冰河中,從十一月中慢步而出。



文芬娓娓道來這個低調凝練詩人的人生故事,文芬請詩集的譯者馬悅然院士給我們讀詩,也請遠東圖書館的前後館長為我們讀詩歌的原文版本,甚至叫上了我讀了中文版本的俳句,於是讓我們也成為詩人表現的一部份。文芬的演講有一種特別的韻味,有時看著觀眾、偶爾遠望,時而停頓、時而沈吟,而那沈吟竟也帶著詩意,這樣清新自然令人期待,等待著文芬揀選她的字句,我望著窗外穿進了三月下午的春陽,薄薄的亮黃色,耳邊聽著文芬輕輕說道:[...可能就是這樣短小幽默的詩歌,幫托馬斯走出生病之後的困境。....」,雖然是這樣的輕描淡寫,忽然間我的心臟卻「怦怦怦怦」地多跳了許多下,透過文芬如詩一般的詮釋,托馬斯感動了我。說不清楚的那股力量,原來是詩人穿越十一月正把春天帶到我們的面前了。





ViTaiwan 的文化交流活動,看似學院味,卻總是讓我非常地意外地受到很深的感動,這次的演講共有接近40個聽眾,甚至有人遠自達拉納而來,會後的提問也很踴躍。一個小時左右的演講,讓人意猶未盡,想必是文芬的功力與詩意使然,讓一位我們原本並不熟悉的詩人,在一個短短的午後相會便感動了我,並且看來被感動的人一定不只我一個了。



文/小寶;圖/子馨&曼雲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