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生活花絮 : 一個台灣媽媽在瑞典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2/8/29 21:00:00 (2060 人讀取)

先生因在台有工作,因此無法長期陪同我與孩子在瑞典。我白天在瑞典某大學研究室工作,兩孩子則在附近小學就學,每天下午兩點半下課。一開始,我請十歲的大兒子,下課後偕同五歲的弟弟步行十五分鐘到鎮上市立圖書館閱讀,等我四點半來接他們。

孩子開學第二天,我到圖書館接孩子時,突然被館長約談…。她嚴肅地請我說明我為何將兩孩子單獨留在圖書館,並表示:「瑞典政府規定,不能讓十歲以下孩子自行留在公眾場所。」這次我上了一堂社會福利國家的實務課程:貴寶地,孩子的安全永遠放第一。



就當我想著如何解決得每天提早下班接孩子這棘手的問題之際,隔日,我收到孩子就讀的ISLK學校捎來的email。負責教務的Eva傳來訊息表示:「瑞典政府有規定,如果單親父母得在此工作,且同時又得照顧孩子時,則孩子必須參加學校的課後安親班(Fritids/ after school care)。一者為了孩子安全,二者能讓家長專心工作」。這次,我又上了第二堂社會福利國家的實務課程:貴寶地,考量孩子安全,同時也顧及到父母蠟燭兩頭燒的壓力。

當然,瑞典的稅收全球最高,但人民不分階級,同享社會福利。我所要強調的是完善的社會福利,瑞典社會福利完全以「人的生活層面」為設計核心。若簡單的描述這社會,我可用十二個字定義我所見到的社會福利國:高所得、高稅收、取之民、用之眾。連我這外國人都會感激,代表這國家的政府社會安全政策治理得相當徹底。

謝謝瑞典政府,更謝謝孩子的老師們。

(作者劉彥蘭為台大地理所博士,目前在北歐進行研究)
文章來源: 自由時報/電子報/自由廣場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