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心情雜記 : 我的國王是外勞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2/12/26 22:00:00 (1615 人讀取)

所謂的「北歐國家」 (Nordic Countries),指的是挪威、瑞典、丹麥、芬蘭和冰島。其中,挪威、瑞典和丹麥三國位於斯堪地那維亞半島,所以通稱為「斯堪地那維亞人」 (Scandinavian),這三個國家的人文、歷史和政治有長久而密切的關係。在基督教尚未傳入這個地區以前,從9到11世紀的三百年期間,斯堪地那維亞人揚帆千里抵達英國和歐洲大陸沿岸,不時和歐洲基督徒發生衝突,偶有燒殺劫掠情事,所以基督徒把這些剽悍的北方人叫做「維京人」(Viking) - 意指「遠方來的海盜」。冰島人的祖先則包含了維京人和從愛爾蘭來的凱爾特人,所以和這三個國家也有點血緣關係。至於芬蘭人,據考據和匈牙利人同一語系,是 和維京人距離較遠和東歐人較近的民族。

古代的芬蘭並沒有自己的疆域和王室。自12世紀開始,已經接受基督教洗禮的瑞典國王藉著向東方推展基督教的機會,直接把芬蘭納入瑞典的版圖。此後的七百年間,瑞典文化對芬蘭有很大的影響,瑞典文也成為芬蘭的官方語言。直到1808年,瑞典和俄國爆發了「芬蘭戰爭」,瑞典戰敗後,芬蘭才轉變為俄國的屬地。芬蘭在1917年趁著俄國共產黨革命的機會宣布獨立,北歐幾個國家的疆域才固定成現在這個樣兒。



1808年3月,芬蘭戰爭已到了末期,瑞典軍隊被俄國打敗,國王帶著殘兵從芬蘭逃回瑞典。俄國則乘勝追擊,打算踏過冰凍的波羅地海登陸瑞典。看到俄國人侵門踏戶而來,瑞典人大驚失色,怪罪國王古斯塔夫四世(Gustav IV)用兵失準、領導無方,當時的國會逼迫國王退位,甚至規定古斯塔夫四世的後代子孫都不准再繼承王位,而國王的叔叔卡爾公爵則被推舉出來領導政府,以對付兵臨首都斯德哥爾摩只剩70公里的俄軍。芬蘭戰爭在那年的九月結束,瑞典以戰敗國的角色和俄國簽訂了「菲德烈斯漢條約」(Treaty of Fredrikshamn),把芬蘭讓給了俄國。

看倌們大約要問:這瑞典的國會好大的權力,居然可以罷黜國王再任命新王?是的,早在中古世紀以前瑞典就實施了民主政治的雛型。在史前和維京時期的瑞典,國王並沒有很大的權力,那時國王主要的任務是擔任戰爭的指揮官、維持社會制度的法官和宗教上祭師的角色,一直到12世紀轉變為基督教國家以後,瑞典國王的權力才日漸擴展。在1544年以前,瑞典國王就是由人民共同選出來的,早期由各地代表在「莫拉之石」(Stone of Mora)這塊神聖的石頭旁選出他們的國王(這塊石頭在1515年瑞典對丹麥的解放戰爭中被毀,遺跡現存在烏普撒拉附近)。國王被選出來之後,還得到瑞典各省旅行(稱做 Eriksgata),由各地的人民代表確認後才算數。在莫拉之石旁邊,人民有選國王的權力,也可以罷黜不好的國王。

瑞典最早召開制度化的國會是在1435年,地點在阿柏雅(Arboga)。當時的瑞典國會(Riksdag of the Estates)是四院制,也就是國會包含了由不同社會階級(Estates)所組成的四個議會,分別是:貴族(Nobility)、教士 (Clergy)、市民(Burghers)以及農民(Peasants)。雖說有不同的社會階級,這四個議會的政治權力是平等的。瑞典國會取代了莫拉之石,這四個議會共同推舉和罷黜國王。四院制的國會也取代了 Eriksgata,新國王就不再需要旅行到全國各地去接受地方議會的確認了。

直到1544這一年,國會選了古斯塔夫·瓦薩(Gustav Wasa,領導對丹麥的解放戰爭而被稱為瑞典的國父)為國王,從此以後,王室開始了世襲制,但國會仍保有相當權力可以在需要的時候推舉新的國王,並且擁有 制憲和修憲的權力;這個四院制的國會從1634年起到1809年前後修了五次的憲法。直到1866年,這個四院制國會投票決定改組成現代化的內閣制國會。四個議會解散後,有的型塑成現代化的政治團體;其中的農民議會就是目前瑞典中央黨(Centre Party)的前身[1]。

話頭再拉回到1809年6月6日,瑞典國會選出的卡爾公爵正式登基成為國王卡爾十三世(Karl XIII),他大概是世界上歷來最老的菜鳥國王之一;國王登基時已經60歲了,而且膝下無子無女。為了確保已經改為世襲制的王位有繼承人,瑞典國會只好動腦筋想辦法幫國王收養一位王儲。不知道是瑞典王室的福利和待遇真的不好?還是當時四處戰敗的瑞典百廢待興,沒人有意願角逐王位,瑞典國內居然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國會只得指望著到外國看看是否能找到一位英明的儲君...



王儲的意外之死

從一開始,瑞典國會最屬意的是丹麥王國的菲德烈王子,但菲德烈王子拒絕了這個邀請。瑞典人退而求其次,找到了菲德烈的姻親弟弟卡爾王子(Karl August)。這個王子曾在挪威-丹麥聯軍擔任統帥,正在擔任挪威總督(Governer General of Norway)。當時的挪威和丹麥聯盟,百般想脫離瑞典獨立。雙方在1808年的拿破崙戰爭中支持不同陣營,卡爾王子領導的挪威-丹麥聯軍在1808年才剛把瑞典軍隊趕出挪威,瑞典居然馬上找了這個敵方元帥來當王儲!以我們的眼光來看,這真是個詭異的決定。或許這正是個釜底抽薪的技倆,瑞典打算借此機會重新控制挪威。

卡爾王子再三考慮之後,居然也答應了這個請求。瑞典國王和國會都贊成讓卡爾王子當瑞典王儲,只有部分貴族院的人士(或稱:古斯塔夫黨)仍希望讓已經下台的古斯塔夫四世的兒子復辟。不管怎樣,國會終究是通過了這個跨國的王子收養案。卡爾王子於是在1810年的1月來到瑞典,正式認了瑞典國王當爸爸並成為瑞典王儲。誰知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這卡爾王子風風光光當上瑞典王儲不到六個月,突然離奇地從馬背上摔下來,腦中風,死了!在這風雨飄搖的關鍵時刻,新任王儲的意外死亡自然是惹得謠言四起,很多人懷疑王儲是被貴族院的古斯塔夫黨人毒死的,但終究無人能證實。王儲既死,也就只得再找一個。這時,卡爾王子的哥哥斐德烈‧克利斯汀二世是最直接的繼任人選,於是瑞典國會在1810年8月8日通過由斐德烈‧克利斯汀二世擔任新王儲。


貍貓換太子

同一段時間裡,拿破崙大軍已經打敗了奧地利,法奧同盟成為歐洲霸權,也是唯一和俄國相抗衡的勢力。剛被俄國打敗的瑞典也想拉攏拿破崙,於是政府派了一位名叫卡爾歐圖·穆納(Karl Otto Mörner)的軍官出使到法國去通知拿破崙有關新王儲的消息。誰也沒想到,穆納上尉這一去卻成了瑞典歷史的轉捩點。

當時歐洲霸權四起、戰亂頻仍,但瑞典卻敗戰連連,瑞典國會裡也有不少人主張應該找個驍勇善戰的將軍來當王儲,以便抵禦外強。穆納上尉正是這種想法的支持者,他覺得法國的諸多將領戰績不斐,正是王儲的適當人選。所以他一到法國竟然沒依著政府的指令辦事,卻到處拜訪法國的幾位元帥,詢問他們願不願意來瑞典當未來的國王。皇天不負苦心人,讓穆納遇見了一位願意考慮看看的大元帥,這位元帥名叫「尚‧巴帝斯特‧尤利斯‧貝爾納多特」(Jean Baptiste Jules Bernadotte),是個戰功彪炳的將領。貝爾納多特元帥和拿破崙還有層特殊的關係:他的夫人曾經是拿破崙未過門的未婚妻!在1809年的對奧地利戰役中,貝爾納多特領軍戰勝奧國軍隊,但卻和拿破崙軍令相違,兩人關係漸趨不睦。貝爾納多特大概早已盤算著不如歸去,而這憑空而降的瑞典王儲空缺恰似個轉換職涯的好機會!

貝爾納多特元帥在答應考慮穆納的要求後,自己先去向拿破崙報備並尋求意見。拿破崙聽到此事後嗤之以鼻,認為這是一件荒謬至極的事情,全天下哪有找別國元帥當自己國王養子這種事情?既然是荒謬之事,拿破崙也不置可否,沒說是能去還是不能去。貝爾納多特衡量一下當朝情勢,覺得自己在拿破崙朝廷已經失勢,就當出國去當外勞吧~ 牙一咬心一橫,把這事兒答應了下來。這大臣穆納滿心歡喜,自以為替國家立了大功,歡天喜地的回國報訊去了。

消息一傳回瑞典,瑞典政府大吃一驚,這出使法國宣傳王儲的原始任務沒完成,居然換回來一個法國大將軍!當時的法國在拿破崙統治下野心勃勃,找個法國元帥來當國王,不正遂了拿破崙擴張帝國領地的意圖?再說,丹麥和瑞典有相同血緣,找丹麥王子當國王還算名正言順;找個法國人?這也差太遠了吧!

穆納一回國,馬上就被抓來依叛國罪關了起來。國會成員傷透腦筋,不知該如何收場?這時候,一位住在瑞典的法國商人福尼爾先生 (Jean-Antoine Fournier) 出面支持這位來自同鄉的元帥,他出錢出力地遊說瑞典國會議員,大力宣傳由法國元帥當王儲正可以拉攏拿破崙皇朝。這個說法果然打中了內閣和國會的心,在1810年8月21日國會通過重新推選貝爾納多特元帥為王儲的議案。短短兩個星期裡,戲劇性的翻盤讓斐德烈‧克利斯汀二世成為史上最短命的瑞典王儲。



王子中興記

貝爾納多特元帥在11月初抵達瑞典,正式成為卡爾十三世的養子,改名為「卡爾約翰」 (Karl Johan),除了擔任王儲外,他也接任瑞典軍隊的總司令。卡爾約翰雖然來自國外,但是他上任後立即掌握軍權和外交,誓言要把挪威從丹麥手中搶回來,他要向大家證明:「我絕對不是法國的魁儡!」在接下來幾年裡,他果然為瑞典立下了許多汗馬功勞。

1813年,瑞典加入英國、俄國和普魯士所組成的「第六次反法同盟」,共同對抗卡爾約翰王儲的「祖國」:法國。在此同時,丹麥和挪威則是加入拿破崙陣營和聯軍對抗。卡爾約翰擔任北方聯軍的總司令,在普魯士戰場上多次擊退法軍。聯軍在萊比錫戰役獲得關鍵性勝利後,卡爾約翰率領瑞典軍隊轉而進攻丹麥,最後迫使丹麥和瑞典簽定「基爾合約」(Treaty of Kiel),在此合約中丹麥承認瑞典對挪威的宗主權。挪威對這個合約當然不滿,只好起兵對抗瑞典,無奈孤掌難鳴,隔年挪威徹底被瑞典打敗,只好重新加入瑞典的聯合王國,認瑞典國王為王。

從一連串的勝利當中,瑞典人重拾前幾年戰敗而一蹶不振的信心,卡爾約翰向瑞典人民證明了這個「外勞」王儲並不是只混吃不幹活。另一方面,卡爾約翰到瑞典當王儲之後,被迫放棄了原本在法國和義大利的頭銜和財產,因此瑞典國會根據「王位繼承法」(Act of Succession)把法國在戰爭中割讓的瓜德洛佩島 (Guadeloupe) 賞給他做為補償。1814年拿破崙徹底戰敗後,法國花了2千4百萬法朗把這個島贖了回去,而這筆錢也就算是這位「外勞」王儲的報酬了。令瑞典人佩服的是:卡爾約翰並沒有把這筆錢放進自己口袋,他先花了一半為瑞典政府清償外債,又把另一半花在幾個重要的國家建設;其中包括開闢橫貫瑞典的「悠塔運河」(Göta Canal)。這些作為,贏得瑞典人對這個未來的國王無比的敬意。

1818年,國王卡爾十三世駕崩,卡爾約翰登基成為瑞典國王卡爾十四世(同時他也是挪威國王卡爾三世),他的子孫世襲為王,都頗受瑞典人民尊敬,當今的瑞典國王卡爾十六世已經是他的第六代孫。卡爾十四世在1844年駕崩,享壽八十一,總共在位26年。直到他去世的時候,他都沒學會講瑞典話。


這個瑞典的外勞故事告訴我們:

1. 有沒有綠卡、會不會講本地話都不重要,即使是個外勞,只要盡心盡力都能當個好領導!
2. 身在此邦心在此邦,既然下定決心為新故鄉禦敵奮戰,就算是生養的祖國也要當成敵國呀 ~


附註:

[1] 中央黨屬於目前瑞典執政聯盟之一,在2010的瑞典國會選舉後擁有23個席次,排起來是第五大黨。中央黨在2005年賣掉了手上的機關報:「中央報社」 (Centertidningar),獲得現金18億瑞典克朗(大概80億台幣),當時的輿論稱呼該黨為「全世界最有錢的政黨」;瑞典人顯然是太小看台灣的中國國民黨了 ~~


by Eric

文章來源: 冷冽的烏托邦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