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心情雜記 : 瑞典派對~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3/1/4 21:00:00 (1898 人讀取)

瑞典派對時常給我一些有趣的感想。

我們的朋友丹尼爾問我們:「嘿!想不想要參加一個典型的瑞典派對?」

那是一個下雪的一月天。



自從到瑞典之後,因為學瑞典語的緣故,參加的都是南美同學或是美國人的派對,第一次有瑞典派對可以參加,對我們而言真是新鮮體驗。「瑞典」派對果然不同凡響,不是到甲乙丙丁的家裡,而是要去森林裡的小木屋。

小木屋是Uppsala University的財產,學生租用相當便宜。但我們需要自備睡袋、小被;酒精飲料,早晚餐、住宿則由一人約140克朗的公費料理。六點在車站集合搭上巴士,約半小時就抵達離Uppsala市區約25公里的森林區。接著則是來回幾趟的汽車接駁,三台車子來來回回的,居然最後有20幾個人擠進小屋來,而我們唯一認識的人只有丹。主辦人有三人,再分別邀集自己的朋友,就成了這等盛況。

一到現場,我們誰也不認識,但是大家很快地就各司其職,生火的生火、劈材的劈材、清理桑拿小屋、去湖上鑿冰洞等。完全不知道被分配到什麼職務的我,只好在一旁裝忙。但這也是我第一次除了在班上,跟一些瑞典人說瑞典文。瑞典人就算是年輕人也是非常地nice,他們會耐心地聽我莫名其妙的發音,努力地瞭解我想說什麼,還正向地稱讚我說得不錯,因為我想練習瑞典文,偶爾會特別說瑞典文給我聽。但是,基本上所有的人英文都非常流暢,由於有一半的人是其他國家的朋友,因此多數人在場的時候,以英語交談。

我時常在瑞典的派對場合感覺到一種親切地違和感,瑞典人平常雖然靜靜的,感覺不善交際。但是只要有適當場合,他們其實很健談。時常是我們這些外國人都沈默了(原因很多),他們仍繼續聊著天。但明明所有說話的人都是瑞典人,他們仍然不斷地以英語交談,我想他們是為了我們這些沈默的外國人,或許他們心想:「說不定等一下他們就想要聊了吧!」許多在國外唸書的朋友都說,這是非常nice的作法。但,每每我看著一群瑞典人彼此以英語交談,總有種多此一舉、不太自然的違和感。

當晚餐材料到的時候,丹跟我們說,你們可以煮義大利麵給大家吃嗎?當時已經有許多人都坐在一起彼此聊天,只有我們還沒有開始認識其他人,就開始煮義大利麵。半小時之後,嗷嗷待哺的眾人等到第一批義大利麵上桌,大家都忍不住小小歡呼起來,其他人開始熱情地邀我們坐下、稱讚麵很好吃,其他的人則接續了煮麵的工作。此時,我忽然懷疑丹是故意讓我們這些「沈默的亞洲人」先去煮麵,以讓我們接受大家對廚師的歡呼,但最後很自然地,所有的人都貢獻了一點小力量。

飽餐一頓之後,來點飲料、小酒,夜晚主要的活動其實是sauna(這部分下次再說吧)。



除了sauna之外,晚上的活動其實很簡單,瑞典式的派對其實就是聊天、喝酒,通常不跳舞,屋裡已經生起火了,大家就著爐火、或坐或臥,丹拿出準備好的各種CD,在各種不同的音樂嘗試當中,大家隨性地聊到深夜。也有人拿出熱狗就著爐火烤來吃。

第二天,我起了個大早漫步到森林裡,樹林裡還有積雪、湖面已經結冰,走到昨天的桑拿小屋,已經被同行的其他人打掃地一乾二淨,不復見昨夜酒瓶、拖鞋的狼籍景象。森林非常的安靜,早晨八點多鐘,天色已亮,晨光照在松樹與雪地上,是既清新又絕靜的一刻,只有間歇的鳥鳴聲劃破空曠,走在這樣的寂靜當中,卻感覺到雪地反射日光閃閃發亮,生氣勃勃。

九點多,三三兩兩的其他人都起床了,雖然昨天睡得晚,但是瑞典年輕人竟然不賴床,紛紛走進森林裡散步看風景,到底這就是瑞典人,或是我遇到特別愛大自然的瑞典年輕人呢?我猜想,這就是瑞典人的性格吧!瑞典人的的確確是很喜歡大自然生活的。

森林裡有一個營區公用的浴廁,非常乾淨,第一次走進去時我覺得很驚訝,後來我便知道為什麼。

我們在森林湖邊玩到10點,回到木屋,大家都已經坐在餐桌旁吃早餐了。早餐時間自然又是聊天的時候,爐火再被生起,素人熱狗攤也再度開張。在我們還在吃東西聊天的時候,已經有人開始打掃環境,清理所有的垃圾、晚盤、拖地....這是租來的小木屋,門口寫著使用完畢需清理打掃。

這是令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件事,所有人都非常認真地打掃每一個地方,流理台被清理乾淨、地板掃過也拖過。廁所也一樣有人特別去清洗、拖地,昨天大家踏過雪弄濕、弄髒的地墊,也特別拿到門外清過。小木屋就跟我們到來的時候一樣的乾淨,而這個乾淨的成果,並不是有專人維護,而是所有使用者共同達成的。我在台灣也住過不少民宿或小木屋,卻從未見過有人打掃浴室、廁所,或拖地。

我問他們,為什麼你們會願意把這個地方清理得這樣乾淨呢?他們的答案很簡單,以後還會有人來使用,為了後來的使用者,必須清理乾淨。這只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是嗎?但在台灣卻不容易落實,許多人都沒有這種觀念,總很容易有自己走了就眼不見為淨,或是已經付了錢就應該有人來收拾的想法。

我們或許不需要把瑞典人想像地這麼崇高,簡單來說他們其實是認為:「如果我不為別人想,下一個人也不會為別人想,那麼未來我自己也就享受不到一個舒適的環境了」,但不過就只是稍微想遠一點點。瑞典人就願意仔仔細細、不偷工減料地把環境清理乾淨。

這或許也是因為瑞典人對於自然的觀念,自然是所有人的權利(當然也就是責任),他們似乎清楚地意識到,自然環境是值得維持下去的,是所有人的工作。此外,他們對於規則也抱持著敬意,規則就是應該要遵守的,既然使用就接受這樣的規則。

參加一場簡單的瑞典派對,我卻覺得好像見識了一堂公民訓練的成果展,我很佩服也很羨慕,瑞典人在日常生活當中陶冶出的民族性格。瑞典式的lagom雖然沒有美國式的趣味十足、拉丁式的親切熱情、中東式的正直坦率,但在內斂踏實的中庸作風上,卻莫名其妙地與我們的文化不謀而合了。



後話:
瑞典人其實真的很有趣,如果在慶典過後,公園的草地上時常是一片狼籍,跟我們的中秋賞月、過年放煙火之後人潮散盡的恐怖景象有拼。但是,如果瑞典人是深入森林去烤肉,他們就會把四周收得乾乾淨淨才離開。我在幾個人跡「較」罕的山裡都有看見烤肉的痕跡,但四周都乾乾淨淨,只看得見焦木與灰燼。似乎在城裡,他們知道有人會負責來清掃,他們就不會收拾場地。

但,不管今天的活動有多麼瘋狂,這邊的公共清潔隊就好像有潔癖的媽媽一樣,小孩一邊亂丟就已經一邊在收拾了。我見過,巨大的清掃車開過人潮還在狂歡的街道,像掃開紅海一樣推開人群,瘋狂地開始打掃路面還灑水。不過,我猜想一小時過後,又會恢復亂糟糟的模樣,那台掃地車可能要來來回回地在人們的咒罵聲中,開來開去吧!

另外,瑞典文"lagom"這個詞,很難用其他的語言翻譯,許多的文化當中都沒有著個觀念。但很剛好的,在我們的文化當中,有「中庸」這個詞彙:就是有種不多不少,恰到好處的感覺。這種「不極致」卻「完美的剛剛好」可能是許多文化不能體會的吧。

文by林貴寶
ViTaiwna編輯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