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選單

登入

心情雜記 : 談生病在瑞典

發表人 vitaiwan 於 2014/2/22 21:30:00 (1216 人讀取)

話說我是醫院的常客,每年到醫院報到幾次總是很平常的。但是從去年聖誕節前開始,我就進進出出醫院多次,讓我體會到,如果可以,還是儘量找自己的家庭醫生看診,除了不得已才到大醫院掛急診。

我因爲錯過了家庭醫生門診的時段,當天也沒覺得特別不舒服,對我來說氣喘發作也不是第一次了,我手上隨時都有醫生開的藥備用。那時我已經吃了三天的類固醇,通常就會把氣喘壓住。但是到了聖誕節前幾天的一個晚上,我喘到實在無法躺下,決定還是去大醫院掛急診,希望能夠如往常一樣,只要吸入噴霧劑就可以把氣喘壓下,否則再過幾天就是聖誕節,到時候恐怕會更難找到醫生。



大醫院的掛號費是四百克朗一次,社區醫院是兩百克朗一次(在以前相同的病,再去醫院可不用再付掛號費),12個月內的最高掛號費額度是一千一百克朗。也就是說,當你在12個月內付足一千一百克朗的掛號費時,你就會得到一張掛號免費卡(Frikort) ,一直到隔年你第一次門診的前一天爲止(比如你是6月1日開始去醫院到了10月時你已經付了1 100克朗掛號費,那麼這張Frikort的截止日期是到隔年5月31日),只要去大醫院或者社區醫院門診、照X光(以前是包括在門診掛號費,現在要收200 克朗)、復健都可以使用這張掛號免費卡。

那晚我去了大醫院的急診部門,看起來好像沒有病得那麼嚴重了,所以就被請去輕微的急診部門(Läte akut),之後我被安排使用兩次噴霧劑(讓支氣管擴張的藥劑)。我吸入後馬上感覺呼吸舒暢多了。大醫院的醫生要我停用家庭醫生開的藥,改用他開的。可是我的氣喘並沒有好轉,隔天又有發燒的症狀,而且馬上就是聖誕節和連續假日,整個瑞典會呈現半空狀態,要到過年後的第一個禮拜才會恢復正常,因此在聖誕節前的凌晨我決定還是再去大醫院掛急診(只有大醫院才有24小時急診,社區醫院的門診是有時間性的)。

可能因我前一天有發燒的徵狀,而且掛號時喘到連話都講不出來,馬上被留在大醫院內做檢查。檢驗的結果是我有輕微的肺炎,加上體內氧氣稍有不足,醫生要我住院,因當天是聖誕節的前一天(在瑞典聖誕夜Julafton有如台灣的除夕是家人團聚的大日子),醫院大部份也空了。我因已經習慣了自己的毛病,又希望能在家過節,所以醫生同意讓我回家。 醫生知道我對消炎片不會產生過敏後,開了消炎藥給我,但是要我增加前兩天Läte akut醫生開的藥劑的藥量。這些藥讓我的胃很不舒服,我差不多每三個鐘頭就感到胃空空的需要吃東西。十天後醫生開的藥吃完了,我冷凍庫豐富的庫存也空了,可是我的氣喘還是沒好。

在過完年後的第一個星期(那時瑞典已經恢復正常的作息)我去社區醫院看我的家庭醫生,才知道之前醫生開的藥不是太強就是太弱。家庭醫生開的類固醇是每天五粒,每粒5mg,五天的量吃完之後大都會好轉。大醫院醫生開的藥量是每粒0.5mg,前三天每天八粒之後再遞減藥量,八粒藥劑的份量加起來也不到我家庭醫生給開一粒的藥量,這時我才知道為什麼十多天了都無法壓下氣喘的原因。至少肺已經沒有發炎的現像,但我又開始服用類固醇了。其實醫生都可以從電腦裡得到我的病例資料,但他們就是不會去查看。


醫院使用的噴霧器

五天的藥量結束了,我的氣喘還是沒好,對我來說這是從未有過的狀況,往常只要在藥吃完後最多一個星期就可痊愈,這次卻拖了一個月也未好轉。我因為還是很喘,晚上睡覺時無法躺下,所以又開始服用類固醇,也開始做豆漿給自己補充營養。就在一個星期一的早上,我起床時發現兩腿開始起皰疹,順著兩腿往下對稱的發展和發癢,那真的是很恐怖的感覺。我馬上趕去社區醫院,見家庭醫生時皰卻消失了,醫生也找不出過敏的原因。那天下午我在公司吃了自己作的豆渣餅,發現兩隻手臂又開始起皰疹,但並不嚴重,所以我開始覺得可能這次生病時服藥過量了,身體已開始對某些食物產生過敏,那天之後我再也不敢吃和黃豆有關的食品。

隔天早晨,我的雙腿又開始起皰發癢,當時我還以為是家裡有某些物品讓我產生過敏, 可是皰疹過了一陣子又自動消失,當家庭醫生打電話來關心過敏情況時,那時剛好皰疹已消失,就像是玩遊戲似的,掛完電話沒多久皰疹又開始了,而且是很恐怖的雙腿佈滿大皰還蔓延到腳背,連身體也開始蔓佈,臉頰也發現了幾顆。 我馬上趕去社區醫院,希望能在醫院午休關門之前讓醫生看診。這次醫生與護士都覺得我的過敏實在嚴重,決定給我打預防過敏的針劑,並讓我待在醫院觀察怕引發副作用,也抽血檢驗所有會產生過敏的項目。

那一針倒是很管用,沒多久所有的皰就都消失了,皮膚恢復到以往的平滑,我心裡的不安總算安定下來。但是在過敏檢驗報告出來之前,我吃東西時總是沒有安全感,深怕又引起過敏。週末前的一個下午,家庭醫生打來電話告訴我檢驗結果,我並沒有過敏的問題。之後我們談到我在聖誕節時大醫院的醫生所開藥的名字,她馬上告訴我那是過敏的原因,因為那種藥已經有很多人產生過敏現象的記錄,她要我記住那藥的名字,並且再也不要讓醫生開Amimox給我。藥的過敏是有潛伏期的,我在吃完Amimox之後的兩星期才開始出現過敏。現在我的家庭醫生替我轉診到大醫院,重新作檢驗,看來我進出醫院還要一段日子,不過這是令人安心的身體檢查。

在這裡順便談一下瑞典醫生所開藥劑的收費,醫生開的藥劑單與門診一樣都有12個月的最高收費額度。剛開始拿藥時或許需要付全額的藥劑費(視藥費的額度),12個月內藥的最高金額是兩千二百克朗,和門診一樣在12個月內超過這個額度就免費(比如你在6月1日開始拿醫生開的藥劑,到了10月你付的藥劑費已經達到2 200克朗, 之後你再拿藥就可以免費到5月31日),收據上也會有詳細記錄,可以說藥是越拿越便宜,藥劑師也很樂意解說,像我這種常年需使用藥物的人可說是很大的福利。倘若醫生開的藥名不在醫療保險內,藥劑師會問你是否願意換用別的製藥廠的藥,一樣的功效只是製藥廠不同(應該是成本較低的製藥廠),不然就得另付藥劑的費用。

總之,如果當時急診室的醫生能夠對症下藥,我的氣喘就不會拖拖拉拉到一個多月才痊癒, 也不會引發其它的過敏問題。雖然經過此次醫療的問題但這只是個案,我對瑞典的醫療還是抱有很大的信心!

by 玉英

情報網

各行各業

最新文章

搜尋

連絡我們